O2O太浮夸拾光盒子认为服务独立摄影师还得更接地气

儿童成长 2024-06-08 19:03:46

  大概是在2014年摄影O2O刚刚兴起的时候,沈萍萍成为一家O2O平台的签约摄影师,一段时间的体验之后,她觉得无论对于用户、摄影师亦或平台本身而言,一些摄影行业的O2O都像是一个伪需求:尽管平台拥有海量的摄影师,但用户很难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杯茶,大批优秀摄影师由于埋没而怨声载道,而平台核心消费群体的需求由于无法满足,导致流量变现受阻。

  今年4月,为独立摄影师提供微信端自营销工具的 “拾光盒子” 上线,摄影师可以在拾光盒子 App 生成 H5 个人摄影页面,在微信端进行从推广→获客→管理订单→帐务管理的工作,一方面帮助独立摄影师减少工作流程中的时间成本,另一方面,利用每个客户对客片的二次传播,帮助摄影师拓展和积累自己的用户群。目前,拾光盒子已获得高捷资本 500 万天使轮融资。

  为什么要在微信端做一个 SaaS 工具?沈萍萍告诉 36Kr,对于摄影行业来说,吸引用户是很难的。摄影消费频次很低,并且由于摄影服务的个性化差异的特点,当人们真正有摄影需求的时候,可能不会想到去一个 App 里找摄影师。“但如果用户在朋友圈里看到好友分享优秀的客片,就会有产生冲动型消费的想法。” 拾光盒子始终信奉 “每一个被拍过的顾客都是摄影师潜在的推广伙伴”,产品会帮助摄影师提高用户体验,同时给摄影师带来新的客户。而目前消费类用户主要集中在社交媒体上,并且以微信为主,所以拾光盒子将第一个切入点放在了微信上。

  在拾光盒子的 App 端以及PC端,摄影师可以通过一键生成微信电子相册,分别存储摄影师的微信个人主页以及存储微信端影集,其中还包含有摄影师的个人简介、微信二维码、历史作品展示以及服务内容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这样做也避免了摄影师之间的无序竞争。

  在盈利模式上,目前拾光盒子主要集中在拍后服务——比如帮助独立摄影师提供相册印刷服务。未来还会通过摄影师服务费和产业周边集采方式获得利润。

  从数字上来看,目前国内摄影行业规模以每年10%左右的速度在增长,独立摄影师占比已经超过 15%。而这批独立摄影师一直缺乏互联网的运营支持,以及专业的拍后服务支持,所以在收入上极不稳定。拾光盒子尝试用口碑传播的推广模式,让这些独立摄影师获得新用户,至于能否打通关键环节,推动独立摄影师群体的成长,提高独立摄影师收入,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市场验证。

  团队方面,CEO沈萍萍曾任职久其软件UE经理,CTO李榴曾任职傲秀网CTO,COO李恩泽来自空中网创始团队,悟空网的联合创始人。